长江翰墨论坛第十二期邹志生教授主讲“名家丑书对书法学习的负面影响——师范生书法入门导航”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6-06-29 [来源]:

2015年12月18日下午15:00点,“长江翰墨论坛”第十二期在糖果派对电子现金会议室举行。本次讲座邀请到了武汉轻工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邹志生教授,他演讲的题目是“名家丑书对书法学习的负面影响——师范生书法入门导航”。本次讲座由长江书法研究院秘书余晶晶主持,来自各院各专业的师生聆听了本次讲座。

邹志生教授首先对本选题的研究背景做了说明,在追名逐利思维的驱使下,一些书家特别是所谓名家打着探索、创新的名义推出的丑书,其不可忽视的负能量,对学校书法教育、对青少年书法学习、对书法艺术的发展带来了不良影响。师范生是未来的教师,练一手好字是从业育人的必要。师范生学书法拜谁为老师、临摹什么字帖、追求什么风格,这些都与笔下书写质量和风格特点的形成、与未来是否误人子弟有着因果关联。本选题的目的就是为师范生学书法提个醒儿:不要被某些名家的丑书所误导!

接着对于什么是丑书,邹教授表示是指汉字书写技法被异化、结构形式被丑化的书法作品。丑书分为两类:一类指部分于书法有精深造诣的书家笔下的探索实验之作,另一类指某些自诩为“现代派”书法人士的笔下涂鸦之作。前者是写字,后者是画字;前者追求线条、章法和风格的异化,后者只注重构图的怪诞形式;前者丑怪但尚可辨认,后者又丑又怪不知所云;前者是为了否定自我涅槃新生、发展艺术,后者的目的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前者可称为“实验型丑书”,后者自名为“现代书法”,其实称其为“涂鸦型丑书”更确切。

紧接着邹教授向同学们展示现当代名家写的丑书,他表示名家丑书对书法学习是有负面影响的。①颠覆成规,混淆美丑界限;②蒙蔽初学者,使之误入歧途; ③影响书法艺术正常发展。邹教授提出专家们是怎么看丑书的呢?他例举了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中山书画院院长梁腾昆在《由傅山书法谈今日之“丑书”》(《观察家》杂志2003年第12 )一文中说:有这样一种思潮,将“丑”甚至“狰狞”说成是美,把极度偏狭乖僻的行为美化为个性展现,忽略了艺术应有的表现力以及深厚的文化积淀。学者魏巍在《浅议丑书》(2014年第4期《现代妇女.理论版》杂志)一文中说:如果把丑书这样的丑高置于鲜花丛中让人欣赏,那是对艺术的亵渎,对社会环境是一种污染,对青少年是一种误导。  

对于丑书的成因,邹教授认为是①误读傅山的一家之言,为了体现其“合理性”,丑书误读傅山的“四宁四毋”并视为理论支撑: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丑书名家误将一家之言当做普遍真理来奉行,不仅自己写丑弄怪,甚至大有推而广之任其泛滥之嫌。②盲从西方先锋文艺的审美悖反,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先锋文艺进入中国,书坛的“现代派书法”因受日本前卫(先锋)派书法的影响而滥觞。③盲从社会求异心理而使然。④文化缺失、黔驴技穷而使然。

紧接着邹教授将名家的丑书和美书放在一起让学生评判,他认为名家写的丑书主观动机无恶意,客观结果无善意。丑书名家们既能写丑书,也能写靓字,但他们常常以丑书示人且听不进批评和建议,既使人窥见其心理的变态,也使人看清了他们人性中“为丑不仁”的丑陋一面、不担社会责任的自私行径——身为人师却故弄丑怪而误导学生、影响书法艺术的健康发展——虽无主观上的恶意,但客观上很难看出他们的善意在哪里。

最后,邹教授表示师范生学习书法,要继承传统,夯实基本功,丰富文化学养,提高审美水平并融入大众审美主流,刻苦练习,用心悟道,力求笔下书写美观而典雅。这才是走正道,修正果。不学江湖书,不学俗书,不学丑书,拜真师临名帖。邹教授列举了篆书、隶书、楷书、行书等名家碑帖,让学生们有一个正确的学书方向,此次讲座让在坐的学生们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