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子山书画沙龙第十二期长江书法研究院副院长张天弓作题为“传张旭草书“古诗四首帖”的审美与技巧”的讲座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7-11-02 [来源]:

2017年3月25日下午,桂子山书画沙龙第十二期在华中师范大学长江书法院研究院会议室举行,活动邀请长江书法研究院副院长张天弓作了题为“传张旭草书“古诗四首帖”的审美与技巧”的讲座。讲座由长江书法研究院秘书余晶晶主持。

张天弓副院长首先通过图片向我们展示了“《古诗四首帖》”风貌,接着他由画及人,谈到了与此画息息相关的灵魂人物,唐代草圣“张旭”。在简单介绍了张旭的生平及与他有关的著名逸事之后,张院长指出了张旭书法的三大特质:颠、酒、法,并认为高度评价了张旭在草书发展史上的地位。认为他“是在二王今草的基础上开创了狂草,将古代书法中最具有艺术性的草书推向巅峰”。

接着,张院长开始为我们介绍与张旭有关的作品。事实上,今存张旭书法作品不多,主要是楷书与草书。最为可信的是楷书《郎官石柱记》(宋拓本,上海博物馆藏。)及楷书《严仁墓志》(刻石,1992年河南洛阳出土)。草书作品一是没有什么疑议的,如《淳化阁帖》卷五中的《晚復帖》(一作《疾痛帖》)、《十五日帖》。但这些作品近于小草,与王献之相仿佛,又反复传摹失真,没什么影响。

与此相对的是,张旭作品中影响较大的几乎都存在疑议。一般以为可信的是《肚痛帖》(刻入明《东观堂集古法帖》,拓本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另有刻石,在西安碑林僧彦修草书刻石背面下段,明代重刻。),其实也有疑问。北宋嘉祐三年(1058),李丕绪摹刻后梁僧彦修草书上石,附刻《肚痛帖》。李丕绪于其书尾题跋说:“乾化中僧彦修善草书,笔力遒劲,得张旭法。惜哉名不振于时。”在李丕绪眼里,《肚痛帖》为张旭所书。此后《宣和书谱》(约1120)著录张旭草书二十四件,未见《肚痛帖》。明初《东观堂集古法帖》(1416)收入此帖,与陕西刻石本应属同一传本。晚明王世贞(1526年-1590年)质疑《肚痛帖》,断为“高闲笔也”。明代的王世贞是辨析张旭书迹真伪尤力者,从他关于宋初至晚明诸多丛帖的题跋可知,他比较熟悉传世的张旭草书作品。《淳化阁帖》中张旭《晚复帖》〉、《十五日帖》,《绛帖》、《大观帖》均收入,王世贞未置一词,沿其旧。唯独对张旭《春草帖》评价甚高,曰“烁烁有名者也”,不过此帖后不详所终。王世贞关于张旭草书的研究和伪作的质疑,这里不便详述,总的看是比较深入而审慎的,值得重视。

在此,张院长特别谈到了“《古诗四首帖》”的真伪问题,他顺着历史的脉络,用七个片段详细进行了进行了介绍。他认为,千百年来,关于《古诗四首帖》的真伪、好坏众说纷纭。真伪与好坏虽说有关联,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古人鉴定,文献记载多见书风辨识,这是我们做研究的重要依据。今人需要改进的是,一要参照的样本应可靠,二要对比时尽可能的精密,三要暂时把好坏的判断搁置一边,少受干扰。按照这种思路,把上述古人的题跋及传世张旭作品的情状归纳一下,此帖的作者还是判为“传张旭”比较妥当,多半不是张旭所作,而是宋人的手笔,其书风应是张旭狂草一路的,艺术水准可与怀素狂草相媲美。据此,张院长认为,《肚痛帖》、《千文》称“传张旭”为宜。

最后,张院长从“《古诗四首帖》”本身出发,向我们展现了这幅不朽之作的艺术成就。内容上,《古诗四首帖》可谓优劣互见,反差较大;在谋篇布局上,则是激情奔放,相互缠绕,而且与现代人经典的《书法笔顺图》和《书法体势图》不谋而合;在笔法上,作品讲究逆翻、裹锋、绞转,并形成独具特色的若干字行、字组。总的说来,此贴天纵之处有之,粗鄙之处亦有之,如此高低不平,也是文化史上一大奇观。

讲座末了,张院长不无深情的说道,历史留给我们的作者之谜,还是留给历史;书作呈现给我们的艺术之美,应该留给自己。欣赏狂草经典,我们每一双眼睛,都会有新的发现。讲座结束之后,张院长与学生进行了交流互动。